再也不会回西安

时间:2017-11-01 12:59:41  来源:陕西学生圈  作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再也不会回西安

在毕业季的时段里,穿上学士服往那一站,感觉校园里所有的一切景色都是那么的亲切美好


“毕业滚蛋,再也不见”在拍毕业照的那天晚上,宿舍胖子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也许是在特殊的时候就会有一些特殊的情感,每每这个时候,人心里就会变得特别敏感感性,就像失恋的时候听到情歌会哭,走到校园里看到情侣在亲昵就想上去暴打一顿。在毕业季的时段里,穿上学士服往那一站,感觉校园里所有的一切景色都是那么的亲切美好,之前所痛恨的一切在这个时候都变成了怜惜。

最痛恨的是,阳台外广播站的音响想起了那首最不想在这个时候听到的《不说再见》,感觉绷紧的表情瞬间想泪崩。

1

拍毕业照的那天晚上,很久都没聚齐的室友们都聚在了一起。走进宿舍,还是那股舍友熟悉的脚臭味,之前厌恶的不行,推门进去的时候竟然倍感亲切。在宿舍里面,不会骗你的是脏乱差,以及你一切的视听感觉。

舍友胖子,东北人,190斤。操着一口东北腔的普通话,但是却不像那种粗狂的类型,初见时隐隐感受到了一股柔情。

在几个室友当中,他是晚上打呼噜磨牙最响的,最宅的。四年大学里,没见过他上几次课,也没见过他出过几次宿舍。但是惊奇的是,在我们全民商量好不过英语四级的诺言中,他一次高分就过了,后来还参加了研究生考试,虽然因为几分之差顺利落榜。

好像每个男生宿舍里面的类型都大体相同,一个最高的,一个最矮的,一个最胖的,一个怎么吃都不会胖的,一个女朋友换的次数最多的,一个单身四年的。

之所以重点提到了胖子,因为他从大学四年从不关心与自己相关的事情,在马上要毕业的这段时间里,为大家操东操西,还用自己擅长的建模爱好,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为舍友每个人都做了一个舰模作为毕业礼物。

这个时候我才相信,一个胖子会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温暖,不仅仅是体温。

2

每一次宿舍聚在一起,都缺不了一起聊班里或隔壁班的妹子,还有那漫无目的的吹牛皮。这次不同的是,多了一些梦想的选择。

胖子在那天晚上告诉我们,他准备毕业之后去银川,去那个西北相对比较安逸环境还算不错的地方。考研如果二战顺利的话,我就再上几年学,实在不行,家里早已通过关系安排他进一家事业单位。我们一边抨击他没追求,搞什么关系户,另外心里又在想,这孙子真有福气,选择的余地真多。

“谁他妈不想好好的去找工作,去干一些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可是毕业了发现自己什么都会,还是算了吧,至少有个安稳?我他妈最大的遗憾就是大学四年都没怎么接触妹子,上了大学之后初恋还在,一胖毁万年”

胖子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可以断定没有打呼噜的声音那么响亮,又比磨牙的声音悦耳了很多。

那天晚上聊到了凌晨三点多,期间相约集体去厕所,互相对视后发出相互鄙视的眼神。除了胖子,宿舍的学霸去了北京,继续研究生求学道路;那个经常抨击我大河南井盖的人去了河南工作;一游戏网瘾少年选择回新疆;另外一哥们选择了去深漂;而我作为宿舍最油腔滑调的人选择继续用自己的文字和思想在西安坑人。

人是不能将之前与现在相比,除了体重会伤害你之外,还有之前信誓旦旦的梦想,比如不逃课,做个学霸。现实是,不上课,成了学渣。

最后卧谈会结束的时候,聊起了什么时候会再相见,齐聚西安。胖子说出了那句:毕业滚蛋,再也不见。后来空气突然沉默起来,临床发出了微微的鼾声,我心里自我安慰那是虚伪的掩饰。

3

最害怕男的骚情,一旦气氛起来,那种感觉就很难再消灭。

毕业散伙饭的那天,班里为数不多的男生都穿上了黑色皮鞋,一个个神采奕奕,人模狗样。我也不例外,毕竟这是最后一次和班里女生勾搭的机会了。

女生们都似乎有种认不出来的感觉,虽然之前大家都经常在一起上课,但是现在见了之后往往要看好几眼,好几秒钟才能透过厚厚的妆容看清楚她是谁,并回忆她的名字。那天晚上,感觉班里的女生从未如此好看,从未如此性感。

饭桌上我们说着聊着那些之前在一起有意思的事情,笑着喊着狂妄的互相喝酒。向每个人都说了准备很久的客套话,虽然有点不真诚,但感觉大家都享受在这种客套之中。

看到班里的同学考研到了一所好的学校,就说:牛逼,以后哥们下半身就靠你了。

看到班里的女同学化的妆容如此美丽,心里就会忍不住说道:我猜你没有男朋友,不如今天追你吧。

看到班里某些人出国留学,就会想到:以后娃的奶粉和媳妇的化妆品都交给你代购。

结果往往回答都是:单身狗装什么B。

酒能壮胆,我们班的男生就商量好给班里女生敬酒,喝完酒之后开始拥抱,遇到不喜欢的简单走个形式,长得漂亮的多拥抱一会,到了心里喜欢的那个女生,抱住不放手,假装喝醉。真的是应景了那句话:为了拥抱那一个人,笑着哭着拥抱了整个班。

4

酒过三巡,女生的妆也开始花了,男生也大都醉了。

这个时候班长请求大家安静几分钟,拿出了他早已准备好多日的稿子,向我们说了这段文字:

我依然记得当时竞选班长时向大家承诺的每一个字,那些文字在我心里装了四年。今天其实心里很开心也很难过,开心的是我们班里很多同学都找到了合适自己的工作,或者是在求学的路上走的越来越顺利。难过的是,我们班马上就要正式解散了,我要和我的家人们分开了。

编辑: 郭佳园(实习)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 陕西本地最火图片社交APP